核心提示:地方政府對于擁抱互聯網+的熱情并不止于會議內容和領導考察行程,批量的引導基金、政策優惠正等待著曾經在夾縫中閃轉騰挪的“網絡精英”們。


近日,一張滴滴快的CEO程維與上海市交通委主任孫建平在上海牽手的合影在互聯網業內流傳。一個是傳統城市出租車平臺的“攪局者”,一個是曾經高高在上的監管部門,二者經歷了磨合,進而合作。


改變正在各領域發生。除了地方政府以最高規格的禮遇擁抱百度、阿里、騰訊等互聯網巨頭,地方的互聯網企業也受到了所在地政府部門前所未有的青睞,總部位于上海的滬江網今年以來就迎來數波本地和外地官方考察。


目前,國家層面的互聯網+行動計劃正由發改委牽頭制定中,地方已明確要制定互聯網+行動計劃的省份有福建、江西、江蘇、廣東、四川、湖南、河南等,而以福建、重慶、上海等為代表,與互聯網企業“聯姻”的省份則更多。


為互聯網+鳴鑼開道的還有各部委,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粗略統計,今年以來已有8部委為互聯網+發聲,包括發改委、衛計委、工信部、交通部、旅游局、農業部、能源局、商務部,其中商務部已出臺第一個部委層面的行動計劃。


八部委發聲互聯網+


5月15日,商務部出臺《“互聯網+流通”行動計劃》,這是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互聯網+后,首個落實出臺的專項行動計劃。


商務部互聯網+行動計劃劍指電子商務領域,并提出具體發展指標:力爭在1到2年內,實現五大發展目標,其中包括2016年底,我國電子商務交易額達到22萬億元,網上零售額達到5.5萬億元。與2014年數據相比,為了達到目標,這兩項數據需要在2016年翻一番。


“目前這個行動計劃還在細化過程中,總的說就是要做政府該做的事。‘互聯網+’現在很熱,商務部‘互聯網+流通’就是要做政府部門該做的事,而不是來替代市場的作用。”商務部新聞發言人沈丹陽表示,該行動計劃就是要想方設法解決“互聯網+流通”的兩個瓶頸問題。


一是解決電商“最后一公里”的問題,積極發展中小城市和農村電商,二是要打破電商“最后一百米”的瓶頸,比如鼓勵電商進社區、推廣線上線下互動、創新服務民生方式等。


商務部研究院院長霍建國認為,商務部既承擔電子商務,又承擔促進消費的任務,促進好互聯網+流通的作用,對于提高流通效率,促進消費都有很大的積極意義。


這個5月,為互聯網+發聲的還有國家旅游局、農業部、衛計委等部委,5月8日,國家旅游局發布《關于促進旅游業與信息化融合發展的若干意見》(征求意見稿);5月6日農業部在浙江召開全國信息進村入戶試點工作推進會,強調要把信息進村入戶打造成“互聯網+”行動計劃在農村落地的示范工程,重點做好公益服務上線、推進電商進村等重點工作。


交通部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徐成光在4月份也曾公開表示,目前,按照中央和國家的部署,交通運輸部加入了“互聯網+”行動計劃編制工作組,交通部今年將重點推進政企合作模式的綜合交通出行信息服務科技示范工作、在交通運輸領域有序推進國家物聯網的應用示范工作、倡導“互聯網+交通”新模式發展等。


能源局方面,能源互聯網行動計劃由國家能源局科技裝備司牽頭,目前正在開展前期調研。


“其實現在互聯網+行動計劃從國家整體層面來講,就是發改委在弄,發改委有一個宏觀經濟層面的互聯網+計劃,必須有各部門根據自己行業相配合,總的來說,是為了響應國務院的號召”,工信部中國電子[-3.97%]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互聯網所副所長陸峰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目前工信部正聯合國家發改委加緊編制相關規劃。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明確要制定“互聯網+”行動計劃后,這一任務落在了國家發改委頭上。


3月19日,國家發改委辦公廳向地方發改委下發了一份紅頭加急文件——《關于做好制定“互聯網+”行動計劃有關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發展改革委要認真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有關工作部署,充分認識制定這一行動計劃的“重要性和緊迫性”。


《通知》圍繞以下四個方面制定“互聯網+”行動計劃:一是以互聯網促進產業轉型升級;二是以互聯網培育發展新業態新模式;三是以互聯網增強公共服務能力;四是加快網絡基礎設施建設。


《通知》要求地方及時建立項目信息庫,動態調度信息,發改委將按照“成熟一項、啟動一項”的原則,適時出臺并組織實施“互聯網+”重大工程包。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各地發改委了解到,目前地方正在配合做的就是互聯網+項目信息的統計整理工作。


陜西發改委要求,省內高新區等相關企業要圍繞國家發展改革委制定“互聯網+”行動計劃四個方面重點考慮的內容要求,梳理典型案例和成功經驗,總結發展規律,提出政策建議。“目前還沒有確定向國家發改委上報項目的時間”,當地發改系統官員表示。


地方“互聯網+”+什么?


“國務院看準了這一點,關鍵就是怎么加,互聯網可以加任何一個領域”,霍建國說,“剛開始時,可能并不能真正改變什么,但通過了互聯網渠道提高了辦事效率,隱含了促進就業、擴大消費的作用。”


實際上,一些地方已經先行。


今年以來,福建在全國率先出臺“互聯網+”政策——《關于加快互聯網經濟發展十條措施的通知》,明確了電子商務、物聯網產業、智慧云服務、文創媒體、互聯網金融、工業互聯網、農業互聯網、互聯網基礎服務等方面的發展重點。其中提到,2015-2017年每年統籌不少于5億元的省級互聯網經濟引導資金。


江西省則表示,將出臺江西省“互聯網+”行動計劃,設立省級專項引導基金,重點支持互聯網基礎設施提升、公共平臺建設、重點項目孵化、初創企業補助、商業模式創新等。


4月22日,四川省長魏宏專門就實施“互聯網+”戰略的思路和工作重點開展專題座談會,根據會議所透露的信息,四川的“互聯網+”,+什么似乎已經明確:集中在“互聯網+”戰略的5大重點領域:制造、電子商務、交通、農業、文化。


湖南的“互聯網+”行動則由湖南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主要負責,規格堪稱高配,省委書記徐守盛任組長,省長杜家毫、省委副書記孫金龍,省委宣傳部部長許又聲等任副組長。


湖南省政府還專門建立省移動互聯網產業發展聯席會議制度;省經信委和長沙市工信委、長沙高新區建立聯動工作機制。此外,湖南的“互聯網+”領域初步顯露:推動互聯網和制造業、農業、服務業三大領域的融合。


把握政府與市場的關系


地方政府對于擁抱互聯網+的熱情并不止于會議內容和領導考察行程,批量的引導基金、政策優惠正等待著曾經在夾縫中閃轉騰挪的“網絡精英”們。


紅毯已經鋪就,對此一些業內人士也表示出擔憂。在互聯網業內,甚至已經流傳出B2G(Bussiness-to-government)作為B2B、B2C之外的模式,即伸手向政府要錢。


“如果這個地方有諸多的利好,就會涌入更多的玩家,這種事是正常的,沒有政府參與,它也會產生泡沫,只不過這個泡沫來得更快或更大”,中國B2C聯盟秘書長、派代商學院院長邢孔育說。


“政府在推動互聯網+的過程中還是要把握這個原則,就是區分政府和市場的關系,不要過分的去涉足市場的東西。”陸峰說,“這種產業并不適合用政府的職能機制推進去做,傳統的政府管理模式,比如一級級的行政審核會嚴重影響他的運作”。


“簡政放權是非常好的行為,把該是市場的行為還給市場。政府去做制定游戲規則和裁判這個角色,讓互聯網的玩家自然去玩。然后有些規則比如知識產權的保護,政府應該大力去做,而不是事前的審核上。”邢孔育說。


業內人士分析稱,電子商務時代,電商對于實體店是一種替代的關系,而替代的原因主要還是實體的物流成本和商務成本比較高。


如今的互聯網+則進入了第二階段,原來實體平臺占據了大量流量的入口,現在通過“互聯網+”把線上和線下結合起來之后,實際上擴大了線下的需求,實現了線上線下的互補。


復旦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教授寇宗來認為,這種線上對線下的改造,對中國經濟的轉型非常重要,通過互聯網把原先分散的信息共享起來,就能極大的提高經濟運行的效率,對中國經濟是一個很大的機會,也是現在政府大力支持“互聯網+”的一個原因。


受訪的互聯網業內人士和專家均認為,讓市場更加市場化,就是政府介入這個行業的最好姿態,同時,應開放沉睡的政府數據和信息資源。


而時下火熱的智慧城市建設、智慧政務等,都對政府數據開放提出了直觀的要求,也考驗著政府開放數據的決心。


2017年08月28日

地方債發行節奏加快 十省份利率實行市場化
商務部關于推進現代物流技術應用和共同配送工作的指導意見

上一篇

下一篇

八部委如何玩轉互聯網+:打造萬物互聯新生態

八部委如何玩轉互聯網+:打造萬物互聯新生態

添加時間:

宝马会菠菜手机投注客户端 峨眉山市| 思南县| 白水县| 白银市| 博罗县| 温泉县| 济阳县| 嘉善县| 南安市| 轮台县| 山丹县| 乐东| 青河县| 黑龙江省| 阿坝县| 西宁市| 资溪县| 原阳县| 禹城市| 滕州市| 贵州省| 福清市| 石门县| 连云港市| 上栗县| 濮阳市| 大庆市| 塔城市| 宝丰县| 奉新县| 苏尼特右旗| 塔城市| 南京市| 福泉市| 丰镇市| 都兰县| 朔州市| 盐源县| 成都市| 澄迈县| 文安县| 华宁县| 赤壁市| 平安县| 辛集市| 安庆市| 大关县| 商丘市| 巫溪县| 杂多县| 闻喜县| 家居| 仲巴县| 宜章县| 滦平县| 台北市| 大姚县| 大田县| 金门县| 紫云| 林芝县| 青海省| 临漳县| 武强县| 自贡市| 宜都市| 长汀县| 巴彦县| 抚远县| 茌平县| 德江县| 德格县| 司法| 涪陵区| 沽源县| 西峡县| 梅河口市| 宜阳县| 湾仔区| 定南县| 五莲县| 呼伦贝尔市| 都安| 乌恰县| 太谷县| 蒲城县| 遵义县| 扎鲁特旗| 拉萨市| 汕尾市| 凤庆县| 寿阳县| 漾濞| 永兴县| 玛多县| 乌鲁木齐市| 瓦房店市| 临夏市| 德昌县| 阿尔山市| 颍上县| 房山区| 漳浦县| 景洪市| 西昌市| 饶阳县| 阿图什市| 玉龙| 东源县| 海口市| 利川市| 白朗县| 遵化市| 泾川县| 陇川县| 隆安县| 临清市| 宁陵县| 盐边县| 石楼县| 当雄县| 拉孜县| 中宁县| 阳山县| 天门市| 甘南县| 巍山| 海丰县| 通海县| 漠河县| 房山区| 建阳市| 新竹市| 宿州市| 界首市| 宁津县| 佳木斯市|